酒鬼酒新版包裝陷使用權糾紛 系美術大師設計

日期:2018-05-28 16:45 | 人氣:

  美術大師黃永玉設計的酒鬼酒麻袋陶瓶,被認為是中國白酒的包裝典范之作。從1987年的第一版到2007年新版,兩版酒鬼酒包裝均系黃永玉設計。

酒鬼酒新版包裝陷使用權糾紛 系美術大師設計

黃永玉簽字授權的新版包裝設計樣本。 本文圖均為受訪方供圖

  作為湖南的一家知名酒企,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公司)目前需要在法庭上為其能否繼續使用酒鬼酒新版設計提供證明。

  2018年1月13日,一場官司在湖南高院二審開庭。酒鬼酒公司被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石磊公司)訴請法庭解除其新版包裝使用權,理由是,酒鬼酒公司未按合同約定,履行石磊公司獲得新版包裝訂單的優先權和知情權。

  在當日的庭審中,酒鬼酒公司代理律師辯稱該公司對于酒鬼酒包裝的采購制度安排并不損害石磊公司的知情權和優先權,石磊公司不能收回使用權。

  澎湃新聞從庭審現場獲悉,原被告雙方觀點分歧較大,合議庭成員就相關問題亦進行了細致詢問,庭審結束時兩家公司表達了愿意調解的意向。

  法庭宣布,庭后將進行調解,如調解不成,將擇日宣判。

  “0元轉讓”與知情權、優先權

  “這場官司中涉及的酒鬼酒新版包裝系美術大師黃永玉2007年重新設計,并用于酒鬼酒目前在售的兩款主流產品中,即50度、52度500ml新版酒鬼酒。”石磊公司負責人石磊說。

酒鬼酒新版包裝陷使用權糾紛 系美術大師設計

  2007年黃永玉設計新版酒鬼酒包裝時的情景。

  在眾多關于酒鬼酒的宣傳資料顯示,最早版本的酒鬼酒包裝設計始于1987年,黃永玉不但設計了麻袋陶瓶,還題了“酒鬼”二字及酒瓶背后的“無上妙品”4個字。此款設計被認為提升了酒鬼酒的文化內涵。

  2007年,年逾八旬的黃永玉再度出山,為酒鬼酒提升設計包裝,并題下“不可不醉,不可太醉”。但少有人知的是,2007年6月21日,黃永玉與石磊公司簽訂協議,將該新版包裝設計的知識產權轉讓給了石磊公司。

  2007年6月28日,石磊公司與酒鬼酒公司簽訂《“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以下簡稱《轉讓合同》),將其獲得的上述知識產權轉讓給酒鬼酒公司。

  該合同第3條第3款約定,在首單訂貨業務執行完畢,甲方(酒鬼酒公司)承諾: 在以后訂購本合同約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識產權”新版酒鬼酒包裝物時,不論采取何種確定供貨商的方式,乙方(石磊公司)均享有在同等供貨條件下的優先權,并享有知情權。

  合同約定,合同簽訂后,酒鬼酒公司對“酒鬼酒新版知識產權”具有永久性專用使用權,即除甲方之外的任何人均不能使用。

  該合同第5條第2款約定,甲方違反本合同第3條3款,則乙方有權解除本合同,同時甲方向乙方賠償因此而造成的損失。

  2010年1月25日,雙方就上述知識產權又簽訂了一份《轉讓合同補充協議》,協議中稱,對雙方在履行《轉讓合同》過程中的誤會及爭議達成諒解,并再次明確了所轉讓的“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的范圍和強調了酒鬼酒公司對該知識產權的永久性專有使用權及石磊公司的優先權。

  “這是一份0元轉讓的協議,通俗地理解,就是我方把新包裝設計無償給酒鬼酒使用,目的就是通過承接酒鬼酒的包裝生產訂單來獲取利潤,其中的一個前提條件是,酒鬼酒的包裝訂單在同等供貨條件下,應優先石磊公司。”石磊公司代理律師解釋稱。

酒鬼酒新版包裝陷使用權糾紛 系美術大師設計

  黃永玉2007年設計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時的情景。

  一審法院:酒鬼酒公司未構成根本違約

  石磊公司是否獲得酒鬼酒新版包裝訂單的知情權和優先權,成為日后雙方產生糾紛的關鍵分歧。

  2016年8月,石磊公司以著作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將酒鬼酒告上法庭。石磊公司在起訴狀中認為,合同簽訂后,酒鬼酒多次違反合同約定,沒有保障石磊公司的知情權與優先權,并擅自將包裝物制作業務交予其他供應商實施,請求法院解除其與酒鬼酒公司于2007年、2010年簽訂的上述兩份合同。

  在湘西州中院一審過程中,酒鬼酒遞交答辯狀,辯稱涉及的包裝物一直采用先由供應商集中報價,后經酒鬼酒包裝材料招標領導小組集中選定供應商的方式進行采購,《補充協議》簽訂后,石磊公司也并未對采購方式提出過任何異議。其向石磊公司的關聯公司湖南金泉包裝印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泉公司)通報了相關采購計劃,金泉公司也進行了投標響應,且只要是金泉公司與其他供應商同質同價的都采購了金泉公司的產品。“答辯人已嚴格按照合同約定,保障了原告供應相關包裝物的優先權和知情權。”

  湘西中院在確認前述幾份轉讓合同的真實性后,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認為酒鬼酒未構成根本違約,“即使酒鬼酒公司在保障石磊公司知情權、優先權上存在一定問題,譬如,在同質同價的情況下,未將全部采購計劃給石磊公司,或者存在保障石磊公司知情權、優先權的制度不完善等,但在未構成根本違約的情況下,考慮到雙方長期的合作關系,根據合同法鼓勵交易的立法目的,不宜輕易解除合同。如石磊公司認為酒鬼酒公司侵犯了其知情權、優先權,可以提起損害賠償請求。酒鬼酒公司本應根據誠實信用原則,依約全面履行合同義務充分保障石磊公司的知情權、優先權。”

  基于以上說理,湘西中院于2017年9月3日判決駁回石磊公司的訴訟請求。石磊公司隨后提起上訴。

  二審辯論焦點:是否保障了知情權與優先權

  2018年1月13日,這場官司在湖南高院二審開庭。

  法庭上,石磊公司上訴認為,酒鬼酒公司沒有建立保障其知情權和優先權的制度安排,酒鬼酒公司是采用招投標的方式選擇確定包裝材料供應商,“基于合同規定的優先權與知情權,正確的做法是,酒鬼酒發布招投標公告時,應告知參與集中競價的公司,存在石磊公司的優先權,在競價出最低價后主動告知并詢問石磊公司愿不愿意做,如果愿意,別的公司退出,如果不愿意,別的公司才可以接訂單生產。”

  酒鬼酒公司的代理律師表示,酒鬼酒公司采取的招投標方式非嚴格意義上的招投標流程,而是集中競價,但石磊公司多次參加了招投標,系對酒鬼酒公司采購方式的默認,不存在未保障石磊公司的知情權和優先權問題。

  而石磊公司代理律師認為,酒鬼酒發給石磊公司的招投標邀請,顯然是將石磊公司按一般供應商對待,石磊公司供應包裝物完全是憑借自身的報價與其他供應商競爭,合同約定的優先權和知情權沒有發揮任何作用,“招投標也不是正規的,想讓你參與就通知一下,不想讓你參與就不通知。通知訂單要多少,也是它說多少就是多少。”

  對于酒鬼酒公司提交的該公司2011、2012、2014、2015、2016年的采購明細,酒鬼酒公司認為,石磊公司的優先權并非專供權,是在同等條件下同質同價的優先權,除2016年石磊公司停止參加酒鬼酒的采購外,其余年份石磊公司在酒鬼酒公司采購量中的占比極高。

  石磊公司則疏理該采購材料,認為采購明細中,酒鬼酒公司在同質同價情況下仍選擇其他供應商的情況比比皆是,2011年石磊公司占比57.78%、2012年占比69.83%、2014年占比為9.58%、2015年占比為12.92%,2016年為零。

  原被告均認同,在2012年底塑化劑風波發生后,酒鬼酒公司銷售急劇下滑,整個2013年沒有包裝訂單,歷經數次才將庫存逐漸消化。石磊公司負責人稱,所謂2013年以后的訂單,實際上是為了消化庫存補的,石磊公司并非沒有生產能力,而是一直“吃不夠”,在糾紛產生后訂單為零,大部分生產線已處于停產狀態。

  “通過以上數據,酒鬼酒公司顯然不是一般的違約行為,而是構成了根本違約。”石磊公司代理律師認為,酒鬼酒公司的證據提交后才發現,在同質同價情況下,酒鬼酒仍然把很多訂單給了別人,從未主動告知石磊公司。

  庭審中,酒鬼酒代理律師認為,石磊公司的優先權不是專供權,是在“同等條件下”、“同質同價”的優先權,從合同條款對優先權的界定可以看出交貨時間、貨物質量、供貨價格等條件都同等的情況下,石磊公司的產品才應被優先采購。

  澎湃新聞從庭審現場獲悉,庭審結束時兩家公司表達了愿意調解的意向,法庭宣布,庭后將進行調解,如調解不成,將擇日宣判。

  來源:澎湃新聞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